依靠主站立得住

Stephen Sai
因工作需要,我独自一人离开家庭来到几千公里外的安省进行短期工作。这里的工作工期紧工作时间长。但生活变得很简单了。就是上班下班做饭吃饭睡觉。我连续工作了两个多月后终于迎来了一个长周末假期,心想可是要好好休息一下了。
周五晚上我懒懒地休息了一下(没有看圣经),第二天早晨起得晚一点,当早上我在卫生间洗漱时,我的腰的一侧突然猛地刺痛了一下,腰就像断了一样没劲支撑我的上身了,我本能反应地用胳膊撑在洗漱台上,没有摔倒。我手扶着墙慢慢忍着疼痛到床上躺下来。我意识到可能由于洗漱台太矮,我洗漱时要使劲弯腰以防水溅到外面。这使劲弯腰就诱发了我的腰病,这是第二次发作了。上一次发作时我在地板上躺了一个多月,用了总共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慢慢恢复过来。这一次是我自己在外地,没人照顾我。我要自己做饭还要上班,怎么办呢?
我思想我是基督徒,是神的子民,是神的儿子。阿爸父神是创造天地创造我的神,是自有永在的神,主耶稣是死里复活,直要活到永永远远,并拿着死亡和阴间钥匙的神。有点啰嗦是吧?但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。在外工作的这段时间,我把我仅有的一点点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神。我读圣经,听讲道,仔细研究圣经上我主耶稣的一生,主耶稣在世传道的日子里治愈了那么多的病人,圣经中记载的就有前来拜他的大麻风病人,迦百农百夫长仆人患瘫痪病的仆人,患热病的彼得的岳母,格拉森坟茔里用脚镣和铁链都捆锁不住的被鬼附之人,用褥子坠下来到耶稣跟前的瘫子,管会堂人睚鲁的女儿,偷偷摸他衣服繸子的十二年血漏女人,坚定地说“主啊,我们信(主能医治他们)”的两个瞎子,被鬼附的又聋又哑的病人,外邦人希腊的叙利腓尼基族妇人的被鬼附的女儿,跪在耶稣跟前求医治人的患癫痫病的儿子,耶利哥路边的两个瞎子,被恶鬼所附被疾病所累的抹大拉的玛利亚,被鬼所附病了十八年的弯腰女人,枯干一只手的人还有一个村子的十个大麻风病人等。更厉害的还有,他只用一句话“少年人,我吩咐你,起来”,让一个寡妇的独生子起死回生,从棺材里坐起来了。他又用一句话“拉撒路出来”,让死了四天的马大马利亚的兄弟、浑身裹着裹尸布的拉撒路从坟墓里的棺材里出来了。用泥土做的我现在有这等的福气做了这么神奇的神的儿子,做了基督徒,我有了这么高的靠山,我还怕我的病不得医治吗!我要效仿主耶稣,来医治我自己。
我开始祷告,求医治,祷告,求医治。得病后我一个人生活就很艰难了,仅仅从床上起来就是一件大事,我要试用很多的姿势,找到一个疼痛较轻可以忍受的姿势颤悠悠地起来。起来一会儿就痛的不行要坐下,坐下一分钟又痛又要起来。但坐下和起来都要花不少力气的。只有躺着稍好一点,但躺时间长了还是痛。我祷告了却没见好转。我想可能是我一个人祷告的力量太弱了吧。第二天是星期天,礼拜的日子。马太福音18:20说“无论在哪里,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,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”。所以教会的聚会就是与神一起聚会,我心想有了神的同在,我的病一定能好,星期天我抱着期望一步一瘸,一步一痛地走向我住所附近的教会,腰一点劲都没有,感觉随时都会断了一样。好在路不远,花了差不多平时5倍的时间才来到了教会。进了教会后牧师向我问好,我说我不好,需要祷告,牧师就当即帮我祷告,并告诉我要把我的需求放到教会的祷告清单上,让同工们一起为我祷告。牧师讲道时说神会满足我们一切的需要,并说有需要的举手,我很感动,心想这是神的安排,就毫不犹豫的举了手,牧师又说有感动的弟兄姐妹可以为举手的弟兄姐妹祷告,这时就围来了好几个弟兄姐妹按手在我的身上为我祷告,我流着泪不住地感谢我们无所不知的听祷告的神并阿门他们的祷告。聚会后一个弟兄看我行动如此不方便,就跟我分享他的经历推荐某药店的某种药,我感谢了他但告诉他我想依靠神来医治。马太福音21:22说“你们祷告,无论求什么,只要信,就必得着。” 我相信只要我不住地求神,神一定能听我的祈求而医治我。
经过教会的祷告,我感觉轻松了一点,但疼痛没有离去。再休息一天就要上班了,我发愁上班后怎么工作呢。上班时间到了,我一步一瘸,一步一痛地,拖着我这随时都会断了的腰去上班了,有时腰会突然痛得我几乎站立不住,我慢悠悠地走,尽量不让人发现我的异常。今天上班因我的搭档长周末休假回家还没有回来,领导就把刚招聘来的两个新人安排给我了,感谢主!分配的工作比较轻松。我忍着痛把两个新人带到现场,安排并示范他们怎么做,我就在控制室利用对讲机与他们沟通,让他们做实验,我自己的工作是在控制室看表记录数据,而且数据也不多,这样我就可以自由地在控制室里坐一会儿,站一会儿不停地寻找舒服的能够忍受的姿势。非常感谢主,这一天的工作是如此的轻松,我对无法工作的担心都是多余的。神自有神的安排和预备。
经过这一天的工作,我的领受是,神是听祷告的神,神是眷顾我的神,神知道我的痛苦。尽管神还没有医治我,但神却让我如此轻松地度过了我病痛的一天的工作。否则,如果安排一个需要弯腰的工作,我真不知道,我弯下去,还能不能站起来。还能不能继续工作,真诚地感谢神!既然神说无论求什么,只要信,就必得着,那我就求医治,就一定能得着。路加福音18章说“人要常常祷告,不可灰心”。所以我不能灰心,还要继续祷告。但我祷告这么多还没有得医治,我想不是神不医治,一定是我什么地方没有做对。神是自在永在,恒古不变的神,神时时刻刻在垂听我们的祷告,神也为我们预备了许多的恩典恩惠,恩赐能力在天上,就等我们符合他的心意,他就赐给我们。我不停地思想,问题出在哪儿。这时我脑海里出现了几个词组,”只要信”、“不住地祷告”、“迫切地祷告”、“禁食祷告”。这都是圣经里所提到的,我想这哪一个要求我也没有达到,所以我的祷告没有成就。我要按圣经的要求祷告,要祷告出神喜悦的祷告。
晚上下班回家后,我就开始规划我新的祷告,首先晚饭就不吃了,改为禁食祷告, 然后为了成就“不住地祷告”,我从网上找到一些医治特会的视频,这样通过视频来引导带领我祷告,使我不至于祷告一会儿就没劲了而停止祷告,而且也可以通过视频的医治音乐和牧师的祷告带我进入“迫切地祷告”,同时也提高我的信心,让我那芥菜种大小的信心得以成长到神认可的信心。就这样我躺在床上不停地祷告歌唱,我变换着悟性祷告和方言祷告再加上灵歌,有了医治视频的带领确实不一样了,好像很多人与我一起祷告,而且我确切地感受到主耶稣的强烈同在,我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,我的口不停地赞美着、迫切祷告着,就这样经过了3个多小时祷告歌唱敬拜赞美,我安然地入睡了。
第二天早晨醒来,我居然一次就从床上起来了,没有一点疼痛。哇,神奇的神,可敬畏的神,听祷告的神。你就这样让你的神迹在我身上发生了。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完全不一样,腰不痛了,也有劲了,我感觉就好像有一个开关,星期六这开关打开了我的腰痛病,这病缠绕我折磨我了五天,星期二晚上这开关一关,我的腰痛病就没了。太神奇了!我的造物主啊,你真是神啊,你是我唯一的真神,你是爱我的神啊,我要永远跟随你直到到达你天上的宝座前。
这一天上班我就基本正常了,工作还是那么轻松,等于让我又多休息了一天,尝到祷告的甜头了,我下班后又如法炮制,继续长时间祷告求神让我的腰病彻底根除,让我的腰更加健壮。第三天上班我就完全正常了,就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。
感谢主,感谢主的医治,更感谢主对我的爱!我要一生跟随主,永不离开,哈利路亚!

为工作搭档医治见证分享

Stephen Sai
我这次来安省工作,很蒙神的带领,一路走来经历很多看似“偶然”的事情。感谢神给我配备了一位基督徒的工作搭档,他也是祷告神给他配备一个好搭档,然后就“偶然”地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,把我们两个不同团队的人调动到一起成为工作搭档。让我们在工作时间可以探讨神国的事,同时提高我的英语能力。有一天我的搭档突然说他感觉不舒服,头疼严重,原来他有高血压病和糖尿病,这次是高血压病犯了。他就提前下班回去了。
后来他告诉我他让他太太来接他去医院了(他太太开车3小时可以到达我们这里)。 医生给他开了药,让他在家休养了几天就回来上班了。回来后精神明显感觉足,每天跟我一见面就说不舒服,头疼,吃了药也不是很管用。一开始我只是暗暗地为他祷告,因为尽管我知道他是基督徒,但我不知道他是否相信神的医治。祷告了两天,没有什么效果。我就大胆地问他,你相不相信神能医治你一切的病,他回答的很干脆,他相信。我说太好了,只要你相信,神就一定能医治你,圣经说“你若能信,在信的人,凡事都能”,圣经中还有,耶稣对瞎子说“你去吧,你的信救了你了”,瞎子立刻看见了。
得知他相信神的医治后,我们俩就开始在没别人的时候一起祷告,为了取得更好的效果,我提议我们俩一起禁食祷告,因为圣经中也有记载,禁食祷告的力量是巨大的。没想到他也同意了。我记得我们决定的禁食日是在一个星期二,我们商定进行全面禁食,就是只喝水,不吃任何主食蔬菜水果等,我们一天工作十个小时,午间有半小时午饭时间,上下午各有15分钟休息时间,禁食这一天我们在这三个时间都没有回休息室,就在我们工作的控制室,一起祷告。工作时间我们则各自在心里默祷。为了更加提高医治的能力,我跟他说,让他的太太和我的太太(都是基督徒)一起参加到我们的医治祷告中,圣经中耶稣说“我又告诉你们,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,我在天上的父必会他们成全。因为无论在哪里,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,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。”,他是第一次禁食祷告,神给的爱格外多,神的同在很强。
经过我们两个人的禁食祷告,四个人同心合意地祷告,第二天上班时,我还没有问他就知道神已经医治了他,因为他恢复了生病前的那种轻松愉快,一看就不是有病的人了,从那时候起,再也没听见他说痛疼不舒服了。感谢神,我们的神是听祷告的神,是医治的神,是死而复活的神,是胜过死亡得胜的神。

為工作搭檔醫治見證分享

Stephen Sai
我這次來安省工作,很蒙神的帶領,一路走來經歷很多看似“偶然”的事情。 感謝神給我配備了一位基督徒的工作搭檔,他也是禱告神給他配備一個好搭檔,然後就“偶然”地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,把我們兩個不同團隊的人調動到一起成為工作搭檔。 讓我們在工作時間可以探討神國的事,同時提高我的英語能力。 有一天我的搭檔突然說他感覺不舒服,頭疼嚴重,原來他有高血壓病和糖尿病,這次是高血壓病犯了。 他就提前下班回去了。
後來他告訴我他讓他太太來接他去醫院了(他太太開車3小時可以到達我們這裡)。 醫生給他開了葯,讓他在家休養了幾天就回來上班了。 回來后精神明顯感覺足,每天跟我一見面就說不舒服,頭疼,吃了葯也不是很管用。 一開始我只是暗暗地為他禱告,因為儘管我知道他是基督徒,但我不知道他是否相信神的醫治。 禱告了兩天,沒有什麼效果。 我就大膽地問他,你相不相信神能醫治你一切的病,他回答的很乾脆,他相信。 我說太好了,只要你相信,神就一定能醫治你,聖經說“你若能信,在信的人,凡事都能”,聖經中還有,耶穌對瞎子說“你去吧,你的信救了你了”,瞎子立刻看見了。
得知他相信神的醫治后,我們倆就開始在沒別人的時候一起禱告,為了取得更好的效果,我提議我們倆一起禁食禱告,因為聖經中也有記載,禁食禱告的力量是巨大的。 沒想到他也同意了。 我記得我們決定的禁食日是在一個星期二,我們商定進行全面禁食,就是只喝水,不吃任何主食蔬菜水果等,我們一天工作十個小時,午間有半小時午飯時間,上下午各有15 分鐘休息時間,禁食這一天我們在這三個時間都沒有回休息室,就在我們工作的控制室,一起禱告。 工作時間我們則各自在心裡默禱。 為了更加提高醫治的能力,我跟他說,讓他的太太和我的太太(都是基督徒)一起參加到我們的醫治禱告中,聖經中耶穌說“我又告訴你們,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麼事,我在天上的父必會他們成全。 因為無論在哪裡,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,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。 “,他是第一次禁食禱告,神給的愛格外多,神的同在很強。
經過我們兩個人的禁食禱告,四個人同心合意地禱告,第二天上班時,我還沒有問他就知道神已經醫治了他,因為他恢復了生病前的那種輕鬆愉快,一看就不是有病的人了,從那時候起,再也沒聽見他說痛疼不舒服了。 感謝神,我們的神是聽禱告的神,是醫治的神,是死而復活的神,是勝過死亡得勝的神。

上帝疼惜愛祂的人!

寶玉姊
這是我生父得救的見證!!
我爸爸84歲那年,有一天弟弟臨時打電話給我,説:「阿姊,爸爸身體不舒服,去看醫生,結果準斷後説爸爸是肝癌,最多大約再活三個多月,姊姊要怎麼辦」,我就嚇一跳,在電話中跟弟弟説,我明天菜一賣完就馬上回去,因為批發的菜已經給人定好了,於是放下電話後就跪下來,哭著很傷心的向天上的阿爸父上帝説:「天父,你是知道的,我沒辦法給我爸爸什麼,㫿有求祢賜恩給我爸爸,讓他老人家能相信袮,才能得救。天父,女兒懇求祢應許我。」隔天我就從員林趕回去後龍,剛好爸爸不在家去醫院了,是在竹南一家大醫院,我就趕去,見到爸爸,就抱著爸爸的手說:「爸爸人在這世上都是暫時的,唯獨信靠真神上帝才能得永生的,因為耶穌是上帝的獨生子,來到世上為要拯救我們得永生的,所以被釘在十字架,可衪三天後復活!爸爸只要你相信就可得救,爸爸,女兒是上帝拯救的!」爸爸很注意在聽,就說我們後龍也沒有聽說有教會,如果我相信呢?,我就說:只要你相信我可以在這竹南有教會的牧師,我可以打電話請他來這裡給你洗禮,可爸爸你不能反悔,他說:「我知道,我在年青的時候,在台南做生意時有去過教會」,我説:「那太好了!」,於是就請牧師到醫院給爸爸洗禮,㡬天後,爸爸就出院回家了。
沒多久,爸爸過世了,三姐在棺木旁守靈,看到一道光,三姊說:「爸爸真的有得救,於是三姊回去後就全家去找教會後來也受洗了。
我因做果菜批發生意,所以如果回到娘家,必每天再回到員林,早上賣完菜,中午再趕回娘家,半夜再坐夜車回員林,所以一有事,弟弟就打電話來,因為基督教禮儀他們不懂。
弟弟又打電話來,著急說:「姐姐怎麼辨?三叔不理喪事,他說基督教我才不會去,也不會去管。」我就說:「不要緊,姊姊明天回去再去找三叔説說看」,一回到家,大姊就牽著我的手去找三叔,我三叔見到我後就罵我,你很了不起,有點錢就得意,會帶你爸爸去信基督教,其實三叔很富有,我就說:「三叔,你我都是疼爸爸的,可是因我相信,基督教是拜上帝,也就是死後可得到永生,可以到天堂。因為我深信這點,才會這樣做,不必去地獄。」三叔説:「將來你爸爸若沒得吃沒得穿,才叫他去跟你益阿伯討吃,因為益何伯和我爸爸上下日死的,可益阿伯是個很有錢人。」我記得我回話說:「三叔你放心,天地是上帝創造的,那天頂的飛鳥也不必收種,他就有得吃,就連一枝草,上帝就給他一點露水,何況我們人呢?」三叔説:「我不會聴你講經説教,我是不可能去參加入木禮拜」,後來三叔也就真的沒有來參加了。而二叔雖然有些生氣,可是我跟他説:「二叔,你要過來看我爸爸最後一面,二叔參加之後,他跟人家說,我大哥真的有得救,他的面貌跟一般死去的人不一様,很安祥好看。
當時很亂,雖然我爸爸在死之前有交待我姐夫說,他要用基督教儀式,可是我姐姐和弟弟們他們也有點不放心,聽說想要商討之後,再做決定。就這樣,大伙到爸爸的靈前用擲筊的方式問爸爸,當時我不在,是聽堂妹說的,他說:「爸爸,我們不知道如何是對,只好再問你,要用佛教,你就三擲筊。」結果連一擲筊都沒有,說要用基督教,就連續三擲筊,這是我回去後聽別人說給我聽的。
似乎主知道我們不懂,求主赦免,因為更奇妙的事發生了,大弟小弟大姊二叔的媳婦,共四位所擲茭的都一樣,用佛教的連續三擲茭就都不準,用基督教的葬式連續三擲茭都準,感謝主,我在心裡都喑中禱告。更奇妙的是葬式結束沒多久堂妹跟我說:『姊姊,村裡傳出一件很神奇的事,聽說:益仔伯回來向他大孫子托夢,他大孫子跟他媽媽說:他媽媽再跟他先生說:「我們可能要到阿爸的墓去看看,因為昨晚兒子説夢見他阿公回來,一直喊著說,他很冷又很餓,可能有原因,後來倆夫妻就到墓地看,發現棺墓露出來了,聽說又請道士或師公來做法會,重新下葬。而記得當初三叔説的是:「將來你爸爸如果沒得吃就叫他去給你益仔伯討吃」,現在反而是益仔伯回來托夢説他很冷,又很餓。真是太奇妙了。後來在爸爸死後一、二天時,連大弟也跟我說:「姊姊,將來有可能我也會跟著爸爸走同一條路。我問説:「為什麼」?大弟説:「昨晚我做了一個夢,只有爸爸挑一個擔子,我們家人跟爸爸一起在走,眼看著爸爸好像挑得很累,而我和弟弟都要幇爸爸挑,爸爸說:『不行,這是我自己的擔子,我自己要挑。』大家就跟著爸爸一起走到了一個終點,爸爸把擔仔放下來鬆了一口氣,跟我們揮手,好像是在歡送爸爸似的。看爸爸很輕鬆又愉快,看他前面要走的路,有青翠的草原,天上又很明亮的,我有覺得那裡是很美的地方像樂園。」就這樣我弟弟醒過來了,弟弟有發覺爸爸真的有得救,所以弟弟才説要和爸爸走同一條路。之後弟媳婦和三個孩子也都有洗禮,很熱心,可弟弟説他慢一點再受洗吧!
原本我擔心那天出葬的時候會不會只有我家人和親戚幾個人來,我爸爸從村長當到里長約有二十年,如果用道教的方式一定很多人,因為庒裡的人説沒有看日子,大家都不敢出來參加葬禮,後來,我們員林教會怡后他們和平教會,彰化國際基甸會,以及後來才知道的後龍教會,苗栗教會,竹南教會都出來參加,後來整條街大排長龍,上帝啊,太感謝祢了,我們都太感動了,這些人的出現,成為了我們的安慰,上帝沒有讓愛神的人感到羞愧,因為上帝疼惜愛祂的人,阿們!

初信上帝,見證救恩!

寶玉姊
我要分享見證以前,請宜利為我們讀兩段經文,一是歌林多後書一章,八節至9節,
『弟兄們,我們不要你們不知道,我們從前在亞細亞遭遇苦難,因受到無法忍受的壓力,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沒有了。自己心裡也幾定是必死無疑,這是要使我們不依靠自己,只依靠使死人復活的上帝。』
哥林多後書81:8~9
荒漠甘泉的5月18日記載
『寶玉 我們⋯遭遇苦難,被壓太重⋯⋯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絶了,自己心裏也斷定是必死的,這時,叫我們不靠自己,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。』
我哭得很嚴重,向上帝説,上帝啊人是你創造的,祢將我造得那麼的痛苦,讓我死不要讓我活,我活的很累,又難過,想著,萬一我死了,三個孩子怎麼辦呢?,就起來走到書堆上要拿出一本日記,幾天前我才寫了些明明就放在那裡,切找不到,不知人事的我,也為什麼從書堆裡拿出來一個公文封,心裏想著,我要找曰記,寫著些交代,要求我先生,萬一我死了,要他一定要愛我們這三個可憐的孩子,
教會回來後太高興了,向鳥飛出籠子一樣,一直唱歌,整天快樂得無法形容,先生一直看著我,就説了一句話你如果去教會會那麼快樂,我會跟你去,我答著說這是你説的不可再反悔,大約過了兩三天,我做了一個夢,看得很清楚,天上像要毀滅的聲音,像是打雷,轟炸,大地震的聲音,地上的人非常的害怕,驚嚇,又一直喊著,天要滅了,我也跟著所有的人趴在地上,可我就把頭抬起來,眼睛向上望、満天都是像天軍様子的,每一位都有翅膀,然後天軍就飛開、中間天空很清楚的一句聲音「孝女感動天」,看到一粒小星就直往天上,後來驚醒了、很快起來在跪下感謝上帝,想著「上帝啊,謝謝祢」,原來人所做的以及所想的,所埋怨的以及所想的祢都知道,因為在那之前、我常埋厭著,那是神给我的所以才能,有真神、我生平所做的神都知道,盡量不恨過人,對人也不想爭吵,也盡心的孝敬父母,又為何如此下場,做了這個夢後,很自信打電話給郭牧師問,牧師,我現在要除偶像,牧師問我你敢嗎?牧師去幫你除好嗎?我說不用,只是我要知道拿起來的偶像照片是要丟再拉扱筒後哪裡?牧師回答,丟在哪裡都可以,我就馬上拿去丟在拉圾筒,從那麼迷信,却敢這樣自己除偶像,又能盡量不恨人,又可孝順父母,所做的時常在想,這真是天父給我的力量,是上帝的恩賜,不是我所能的。
在過一年聖誕節抽獎完報佳音,那一年是青年報佳音,非常高興就去買一箱蘋果,32個,心裡想著,萬一不夠怎麼辦?心裡求著,主啊,求祢譲我這箱蘋果能一人分一個包括我孩子在內,好感動剛好來了29個人,加上我三個孩子32個,30幾年來所經歷的,主上帝和我同在,有説不完的安慰與見證。(待續)